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江城这种三线城市첃,在编教师的工资也才1000块出头,一个高中毕业生居然张口就要借一万块,实在让人惊讶。

      ῄ“罗良,你要这么多钱干嘛?”卓云认真的看着他,她不是舍不得,只是担忧。

      귭 当然是作枍为赚钱的帨资本,罗良心道,他虽然身怀金手指爸爸,但希望自己的所做作为合情合法,这样既尊重历史时代,也是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

      所谓人外有人됺,没人敢保证世上就他一个人特殊,有些东西还是藏着比较稳妥,万一托大,下场可能是被抓起来做成切片。而且他不是龙傲天,一拳就可以打爆一切,以现在的能力,多的不说,枪支弹药也撇开不谈,1訹00个人总打不过吧?

      搏而且太平盛世,暴力是最⢳愚蠢又无力的方式。

      再细想,这个金手指有啥用ﴲ呢?乔装去抢银行?当打手?合理的欺诈?皆是小道尔。他不愿,也不屑这样做。

      手腕,才智,适当的运用能力,这才是他的想法。

      “卓姐,你应该搂知道唐飞家里的情况,他这个人嘴硬,开不了口,而且和你关系也一豅般,所以我郔其实是替他借钱的。”罗良面不改色的说道。

      卓云点头,思索片刻答应了,她没有向唐飞求证,因为信任这个最喜欢的学生。

      现在转账还不是很便捷,支付宝和微信不提,就连银行转账都有异地和跨伞行等种种限制,就算愿意ꃞ出手续费殪,也未必及时到账。卓云干脆给了他一沓现金。

      离开教职工宿舍区,和唐飞吃了饭,高中的告别彻底落下帷幕。唐飞和其他同学一样回了老家,刘小湾倒是家在市区,不过罗良现在暂未撩她,他忚的心思完全在另一个事情上。

      一夜无事,翌日起了个大早,收拾干净先去횙买了一套犒衣服。因为家庭原杌因,罗良经济条件纄很差,所有积蓄都是卓云帮他争取的贫困补助,平时省吃俭用,衣服居然只有几套校服。

      谂他买了一件黑色印花体恤,花纹简约,一条㝩藏퐝蓝色的牛仔裤,一双运动鞋,简约朴素。不过当时葬爱家族横行,他这套打扮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只有品味稍高的人细看后,才觉得舒៯服不扎眼。

      吃完早餐以后,直奔银行。

      张明月是银行的客户经理,二十七八츱岁,专门负责拉存款这一块。她本该坐在办公室的,但今天前台小周请假숨了,她正好无事,便出来顶班。

      “你有什么事?”张明月略微冷清的询问。

      “大姐,我来开户。”

      一听这个称呼,张明月顿时拉下了脸,加上对方不是来烶存钱的,便随意指了指:“去柜台那边排队。”

      摟兽 现在国企的服务意识还没普及,张덟明月⚜的言行很符合时代特떻色,也没人觉得不妥,更别说投诉了。

      罗良排了퇿一个小时的队,终于弄到一本存折,但他没有把一万块钱存进ꊈ去,他根本就没带,而是问道:놱“大哥,我想了解一下普通用户升级VIP用户的条件,以及流程。”

      벓 柜台服务员看了他几眼,很年轻,完全不像潜力客户。国有银行的VI॑P用户,虽然几个银行媴的要求不一样,但都是一些“一次性存入500万”“每月固定流水50万以上”等条件,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༤ “你去找张经理,廩我不問负责这块业务。”雦柜台服务员摇了摇手,“下一位。”

      罗良只好起Ḡ身,盯着服务大厅工ᘓ作人员的胸口,目测着大小,啊呸!是看铭牌,他挨个看过去,最终找到张明月:“张经理㻌,您好,我叫罗良。”

      “有什么事?”张明뽴月不ㇽ知道这个家伙为啥去而复返,她也没伸手。

      쌭罗良收回悬着的手,笑了笑:“张经理ﱚ,我想了解VIP客户相关的事赘情。”

      张明月同样不觉得眼前的少年能带㸂来大量存款,但出于工作职责,还是得应付,便招了招手,一个年轻小伙跑了ꚽ过来:“小王,ᙃ你招呼캎一下칒。”

      罗良清楚其中Ꮿ意思,但他不以为意,两世为人的他早已经深刻的明白,没有相应的地L位,却要求得到相应的尊重,㇫这是不现实的,或者说是病态的矫情。但他旁边却有人低声骂了一句:“狗眼看人低!”

      张明月和罗良都听到了,但都没有回应。

      就在大쥒厅的小桌子上,小王简单的和罗良讲了一下,便叫他自便,罗良礼貌的和他道谢。

      这些东西罗良其实很清楚,只狐是不确定有多少不同,因为国롿家改革和开放的步伐一直在前进,尤其在这个时间点,要是在深城等前沿地区,有些规定几乎每天都在变,大家都在雄赳赳的探索。

      离开银行前,他来到刚才那人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哥,人眼才会看人低。”

      大哥愣了好一会儿,朝门口拱手:“受教了。”

      办完事已经接近中午了,罗良买了一个冰棍,5毛钱可以舔很久的那种,叼在嘴里去了LC셡区的新月街。

       老城㖎不仅建筑和绿化改造侦这ꀞ些东西很老,人也老,试做的生䜧意也老。现在时代在飞速发展,由于政策倾斜等原因,各种机遇都在XC区那边。

      但是乐于安逸的老遾一辈还閨是喜欢留在LC区,这些人说不上多富裕,却足够解决温饱,他们做着不需要创新的生意,赚一些小钱。当然,这里也潜伏着实力雄厚的本地世族,他们的生意也许亏钱,但活的惬意。

      正⍾因为这些人在,LC区残着江城最初的太气息,浓厚䶓绵长。各类特色小吃,晚上的妇灯会,让人目不暇接,流连间戱颇感温馨。

      同时L輳C区也有些乱,环境脏乱,鿂人脉关系也是。

      新月街在LC区西北边,是江城的“灰色地带”,当然,这个灰色不是指无法无天,谙而是这一带的生意很多都是曾经的地下大佬开的。

      줆罗良掏出랊那天撕下的ე招聘公告,挨个找过去,终于在002号找到了那家店,门上牌匾古朴的写着:昌盛饭店。셪

      现在还是中午,昌盛饭店进出的客人却很少,原因一个就够了:昌盛饭店是江城最贵的饭店。

      饭桎店自然不是只做饭,它其实是一个涵盖稿方方面面的综合性娱乐场所。昌盛饭店一共十几层,占地近千平,除了主楼,还有食堂、宿舍区等,这在当时十分罕见。传说饭店背后的老板是当年江城地下世界最大的话事人,谈笑间便掀起腥风血雨,后来悟了,金盆洗手将产业洗白,变成了生意人。

      如果真是这样,这位话⇉事人还是很有远见的,知晓顺应时代潮流縸。

      但也有人说老板是个官二代,总之昌盛饭店的传说很多。这也正常,对于未知事物,凡人总爱瞎想。

      罗良站在远处观察了一会儿,客人虽少,但和他쭷一样应聘的人排了很长的队。

      烈日炎炎,汗流浃背,但没人敢造次。

      昌닊盛饭店这次的招聘很简单:招聘普工20名,可做长期,也可做暑假工,500块一个月,不包住,包午饭。

      所谓普工,其实就是干苦力的,可能是端盘子的服务员活,也可能是KTV小生。昌盛饭店没详细区分,一是有底气,䉧不怕人不来,因为它开的工资算不错了;二擥是有些东西不好明说。

      而罗良之所以没去肯德基之类的,却又选了一个和肯德基服ꧏ务员差不多的兼职,便是冲着这个“不好明说”。

      他继续耐心观察,发现昌盛饭店负责招聘的是一个中年大叔,挺着大肚腩,神色맨颇为不耐烦。他菟猜测这鹿是人事部的一个分管领导,本可在办公室吹空调,却被派了出来,任谁也곒不会法有好心情。

      大肚腩大声呵斥,维持着秩序,甚至还故意刁难,有的人招聘表都没填,就被赶走了,失去了竞聘这份工作的机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