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儿在哪

      。这时顾苗的ቅ手机响了起来,顾苗赶紧接通电话。

      峮 ᚉ是张队打来的

      张队听着顾苗慌慌张张的声音忙问怎么了?䥉声音抖成这样?

      顾苗嘴里喊춯着

      有蛇

      张队这才笑着说蛇?蛇有什么好怕的?你和他䨩在一起吗?

      告诉那小子,快来一狀趟警局,有重要的事要跟他说,在老张身上发现了重大线索。

      顾苗哪里还听得进去。大声呼喊着说,张叔叔快来救我们啊!챇蛇很多的蛇。快来汪小玉家的小区门口。

      就在此时一条蛇扑向顾苗,顾苗一惊手机掉在了삏地上,电话嘟嘟嘟得挂掉了

      张队那边一脸懵逼的说不就几条蛇吗?用得着这样害怕?话不说完就挂了?

      虽然不在意几条蛇?但是听着顾苗害怕得声音。总感觉不去的话不ᴸ是太好,万一顾苗真的出了事。

      张队还是决定开车去看看,顺便把我们接回来,看看最新发现的线索。

      并在我们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告诉这帮小年轻,蛇没什么好怕的?

      来到小区门前的一片空地上,我忙吧自己在杂淈货铺买的雄黄粉撒成一个圈。希望能够挨到天亮,哪怕争取岃到一点时间。希望张队能够来救我们䣠。

      ﭑ因为雄黄的作用,那群蛇果然在圈外徘徊了起来。可还是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慨杜龙看到我画的圈,那؁群蛇缺不敢靠近

      得意洋洋的道来呀!操,刚刚不是挺牛逼的吗?现在怎么不꒬敢进来了啊?

      那蛇像是听懂了杜龙的挑衅一样,站立起齄来足足有一米多高,吐着信子嘁嘁作响。

      伞 把杜龙吓得赶紧躲到我的鯊身后。

      顾苗说早晨你让我去办事之后就去买蚹雄黄去了?你怎么知道会用到㙬这个睂得?

      我也不是太肯定,我道:

      不过因为所有的事都和蛇有关,我就想着买一些吧,毕竟蛇怕雄黄,买一些以备不时之需也好。

      万一有用,那可就是救命的东西啊!这不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张队驾车来到了汪小玉家的小区门口,看到我们ꃠ在一个干枯的水池里,脑袋疑惑到,搞什么鬼?四个人跑到池子里干嘛?

      那群蛇因为雄黄的关系,等了好久之后感觉不耐烦了一样。竟然所有的蛇都卷在一起。形成了一米左右的墙面朝我们滚了过来己。

      䖜这语群畜生想用数量压倒地上的这片雄黄,牺牲一部分,而冲进圈里。

      智商竟然挺高。我无奈得道

      张队按着喇叭提醒我们,车大灯照在蠕动得蛇墙上。虽然大小也经历过很多案件,恐r怖的,惊悚的,甚至被肢解几段的也有很多。

      不过看到这群蠕动得蛇墙时,身体还是뉮不自觉的颤动了ꜗ起来。

      是说有蛇,可没说有蛇路啊?这蛇也太⚐多了吧!一路十好几米全部都是往这里赶来的蛇,前面的蛇

      来不及多想,张队重重的踩着油门,随着一声撞击声,蛇墙被撞开了⸚一个大口子。

      很多蛇被撞断了几节,留着血在地퇢上蠕动着。嘴里的信子来回吞吐。

      찭 张队嘴里大喊着快上车。我们四个因为刚刚都集中的在对付蛇,看馠到张队的车停在我们的面前。匆匆忙ኾ忙的打开车门톇就往车里钻。

      来不及关车粚门,张队就一脚油门使离了这个鬼地方。车子还没离开太远,身后就传来了汪家父母惨叫得坠楼声。

      果然没有躲掉,汪大海终究还是落得个坠ꈏ楼惨死

      쒫惊魂未定得我们行驶在空旷的马路上,抦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汗水已经把衣服全部浸透。

      老张尸体怎么了?回过神来的我问向张队嚃。芠

      张帅明显还在刚刚的惊恐中没有回过神来,

      Ⱌ 一愣到,额,额,就是,就是有点奇怪?

      顾苗ᮍ我们几人相互对看了一眼后,异口同声地说奇怪?

      张队这才把车靠近路边停了下来。掏出几支烟来,递给了我和杜龙,

      䔦 我摆摆手说我不会,杜龙那小子倒是接过了烟,他俩把烟点着,深吸了一口

      这才到,接了警局的电话。

      在学校的饭店和你们分开后,我就回到了警局,警队的小刘立马和我汇报깋了尸体的事

      奇怪設?搞什么鬼小괟刘,让你送个尸体怎么还奇怪了?搽

      刘能说

      不是张队,真的太奇怪了,因为老张无儿无Ⓘ女,所以就由警队的小刘和学校安排的一个人准备把老张׈得尸体送到殡仪馆

      但是一米七几得老张虽然年龄很大了,但是也不可能尸体只有桇十几斤?

      十几斤?

      张队严渮肃道?小刘꺓这个玩뜝笑可开不得。别说臷是个六十多岁,一米七几的老人,就䬙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也不可能才十几斤。如果不属实,你知道后果

      刘能立马正色道,张队,不敢不敢。我哪敢啊!我保证说的句句属实。如不属实愿接受一切惩罚。

      尸体呢?没有被火化吧?看着正色的刘能 钛

      张帅感觉不像是쪰假的,毕竟在队醆里,他们还是知道自己的脾气得,还没人敢让他发火。

      所以吩৚咐小刘去殡仪馆守着,没有他㒗的命定绝不可以火뼴化씍。这才联络了我们。

      因为汪小玉父母的坠楼㇆惨叫声,我想人应该死了。张队决定ﯭ先叫警队的喷火队来,去汪小玉父母的小区。处理了那些蛇和收拾Ꮝ了汪小玉父母的尸体再说。

      耳 和张队分开后,她俩并没有回家,而是和我们一起回到了出租屋。

      房间虽然很普通,㌘但还算收拾的整齐干净。

      四人在地上扑了个大垫子,躺了下来,一夜无话不说

      協 因为警局的事情太多,所以这几天张队都没有联系我们,也难得清闲,这几天我们几个都在一羉起。无论吃饭

      睡觉

      䕬逛街

      就差上厕所也一起了

      璢 这些天载的快乐,冲淡了几天里遇到的恐怖事情!好再也没人提起。

      来到最近的游乐园,顾苗和孙媛开心的像个孩子

      顾苗说:过山车敢玩吗?

      我:不敢

       那好我们玩

      我???? 䈡

      碰碰车敢玩吗?

      我:敢

      那我们玩竞速浪花 绷

      我????

      一天的游玩不仅没让我们觉得累,反而极度的放松了。

      四人并排走在灯光灿烂的大街上,微风吹过了我们的脸。我拉着顾苗的手퓝。

      因为顾苗的身材实在太热火。原本就白皙的皮肤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下更有诱惑뎜力。

      Ƒ烈焰一样的红唇散发着与青春不ಱ符的气质!并没有显得突兀反而有种另类的⌄美。高挑得身材穿॑着一个过膝皮靴。黑色的紧身衣,更显凸凹有致。双马尾染着不同葡的颜色。犹如现代版美佃国小丑女

      简单一句就是,人漂亮怎么打扮都好看。

      和顾苗鲜明对比的孙媛穿的就没有那么狂野了。

      狶 打扮的像个邻家小妹妹。格子毛衣外披拈着一件浅色外套。穿着这个年代流行的牛仔裤,配着一双白色跑鞋。

      ⢿ 披散的黑쉨色头发里不时飘来薰衣草的清香。和杜龙暧昧的把玩着手里刚买的小玩具。

      沉醉其中

      看着旁人投来羡慕的目光,我的内心反而有点尴尬。松开了拉着顾苗的手。

      諝顾苗:小脸怒俏地看着我。

      我ꧨ:假装驪没看到扭过䃍头去。

      剝顾苗:你是不是有什么想ᐜ要说的?

       我璳:我,我们什么关系? 虨

      我磕磕巴巴的问,内心有点期待ᖠ她的回答!

      顾苗先是一愣,随后用手臂夹住我的脖子!把脸凑过来。贴近我的脸反问道。你说呢?

      看着干巴巴望着我的顾苗,我沉声说道

      뻜 从认识到现在,我俩没有过山盟海誓,没有过浪漫告白,很自然的走在一起,很自然熥的拉着手。一切的一切好像本来就是。又好像什么都不是!

      녎我...话还没说完顾苗得唇就触碰到了我㋫的唇。

      那一刻像触电了ﭽ一样。脑袋一片空白。仿佛趿时间都静止。天旋地转的以我俩肽为中心。

      我爱你!

      顾苗看着我的眼睛说쟊,我的世界里都是你的影子!无时无刻都在想你!

      顾苗的眼里竟然含着泪花。

      我知道她这不是伤心,这是幸福,因为她知道我誓也这么爱着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