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为自身利益

      盘算不如行动,久经战火考验的孟勤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于是他草嗃拟了一份通关文牒,上书,躬西蜀公主孟京京与南夏皇子成婚一事。

      当南夏皇帝陈臣看ԝ到这一份文牒时,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情愿,目前顾娇夜夜与他承欢,他夜夜享受਺鱼水之欢,럶再想十年前西蜀孟京京,那一个弱不禁风,只是有些几分俊俏的小丫头时,他就索然无味。

      顾娇具备成熟少女的风韵,又具备一个成熟女槓子应该掌握的槆一切技能,每每夜里,顾娇都像是一条蛇一样,将南夏小皇帝陈臣伺候得极其舒服。

      常言有頲道:此间殿乐,不思蜀也。而目前南夏皇帝眼中只有顾娇一个女子。顾娇那俏丽,红扑扑的脸蛋,顾娇那小巧灵动而凹凸有致的身段,顾娇那一蓬散发着幽幽茉莉花香的秀发,早就拨开了南夏小皇帝的心弦。

      此时他已无心再容纳下,其他的女子,更没有纓心思去搭理什么西蜀皇帝的文牒,一心只在顾娇赤裸的身体上,只在夜晚顾娇轻声的喘息声中。

      今有南夏皇帝陈臣对顾娇之贪恋,前朝更有李氏王朝君王对贵妃之爱,甚至好事儿的臣子更是留有遗作,长恨歌为证。

      Ⳉ 南夏皇帝百无聊赖地摆弄着鄵文案上的文牒,脑海中本想着把文牒扔了,但是心中却明白,这南夏的朝政可不是ꋈ一他一个人说了算,他母后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仿佛在盯着他,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지朝政该怎么做。

      涉及到꺔两国交好的大事儿,南夏簏皇帝陈臣自然不敢独断专行,这样会引来自己母亲逼仄,事情反而越来越复杂。

      于是南夏皇帝陈臣只是大略看了一眼文牒上的内容,就派人将文牒送与到东宫太后萧暖那里去了。

      ……

      ……

      南夏鈶太后萧暖看了文牒,心中隐隐有些不快,这文牒上书写的内容,却怎么也让她心情不能平静,在文牒中,西蜀皇帝交代得清쳃清楚楚,说什么西蜀民生凋敝,百姓露出困顿之色,潦只想着将自己的幼女孟京京嫁给南夏皇帝陈臣,取信南夏,西蜀别无二心,你永远交好南夏。

      话里话外,说的卑微ઓ和委婉,但是终究改变不了一个事实,这西蜀皇帝孟勤骨子里就没安什么好心。他无非是想通过联姻,减少朝贡的贡银,文牒中虽然一字未提及减少贡银之事,但是依照南夏太后萧暖的聪明才智,自然是知道此中隐含的意思的,要不西䓴蜀皇帝何提什么民生凋敝,何提及什么百姓困顿䉑之色,这不就是在说减少朝贡岁币一事吗?

      但是萧暖心知,这西蜀与南夏联姻利大于弊,区ꡏ区岁币又算得了什么呢?西蜀和南夏不动刀兵,两国百姓不ꁗ陷于战火,这才锲长治久安之道。

      南夏太后萧暖到底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她心中虽然不快,但是表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只是숺乐呵呵地给了西蜀信使回信,同意了西蜀皇帝送女成婚一事,而且在南夏文牒中主动提出,要减免西蜀十多万的朝贡岁币。

      接了文牒,西蜀信使满心欢喜的走了。

      ……

      ……

      歛 南夏太后萧暖却召놸集了几个臣子议事

      萧暖先昭告쭺天下南夏皇帝与西蜀公主成婚一事儿,然后又大赦天下,放开粮仓救济南夏城中的퀔百姓,接着又增加朝庭中百官的俸禄。

      户部侍郎龙暂,刑部尚书顾倾城,兵部尚书太傅李柱国,礼部侍郎刘文选,在领受돓了南夏太后萧暖的意旨后先后出了东宫。

      ……

      ……

      只是几日,关于南夏皇帝与西蜀公主成婚一事,便在京都和南夏各地传开,城门口㶷告示四周人山人海的人群,人头攒动,纷纷点头交赞这南夏太后萧暖的举措得当,而南夏各地的百姓也开始涌入到城⩀中的粮仓去。

      刧身着各式各样衣服的百姓,在粮仓前排着长飏长的队伍,或捧着米缸,或者拎着篮子,或拿着个米袋子……翘首以盼地看着官府粮仓门前,一个个身着南夏官맮府的官老爷们指挥着衙门,粮仓的官兵在百姓盛米。

      而在南夏街道上,刚从牢房里放出的犯人们,勾肩搭背地走在街道ᑙ上,那原先犯了强奸罪的犯人却如同狗改不了吃屎一样一见到在大街上行走的人家的俏媳妇,总是上雍前伸出臂膀拦截,俏媳妇害羞地躲开,这犯人却放浪地狂笑,而有的犯人却要在大街上放恣,偷了人家的钱财……更有那不知事的半打的孩子,只是见了这些罪犯,就像是一群疯子似地围绕这些罪犯跑着嚷嚷着,蟑螂臭虫借皇帝娶亲也出来活动筋骨了。

      直到哨声响起,街道上脹涌现出许多䝱衙役,这些刚被放出来的犯人们嘮和半打的孩子们曝才像是鸟兽一般散去。

      不过鶉有的人家却感念南夏太后的恩德,皇家的事儿,自家却也要喜庆,于是就在自家的门口或挂上红绸缎子,或挂上两串极其漂亮的红灯笼。

      也就是几日的功夫,在南夏广袤的大地上,各个城镇中都挂满了红灯笼,红绸缎。

      京都不光城中百姓家门前挂起红灯笼的事儿,京都的皇城中也日渐喜庆了起来,就像是过年一样一些年霅长的宫女,早早就从库房中拿出红绸缎,红灯笼,在皇宫各殿中门前,房檐上悬挂了起来。

      ————————————

      陈禹率领一众人等到庐州之时,就派赛石迁去了府衙,那知州却也爽快,安排陈禹一行人在驿馆休息。

      陈禹等人贪恋庐州的繁华,更是头一次见到南夏有如此盛大的景象,于是就在驿馆中滞留了几日,陈禹还老实,只是在依馆中老老实实地呆着,看那本五毒教的秘籍神功,而其他的人就显得躁动,多数出了驿馆,在庐州上街上四处的溜达。

      他们一回来,就将庐州街上景物讲同伴听,或者干脆就三五成群地在驿馆中把插浑打趣,羔到了最后更有那闷骚之人干脆说起那家的姑娘屁股大了。

      ……

      ……

      枝᝶头上知了不断地蝉鸣着,⌺一阵清风吹拂而뻸过,那轻柔的仿佛少女头发的枝条,就在微风中轻轻荡漾着。

      因此几只麻雀受到了惊吓,啾啾鸣叫着从枝头上鳁飞起,展╧翅向蔚蓝的天Ⰼ空中飞去Ә。

      在驿馆的二楼上,透过敞开的窗户陈禹看了一眼即将消失在天际的几只麻雀,然后视线又专注在身前桌面上的那本五毒教秘籍上面。

      “主人,你可看明白了?”说着就在陈禹身边站着的毒娘子,伸出纤纤手指ꭼ,指着五毒教秘籍上第一页上癞蛤蟆插图下一行字迹。꺕

      陈禹不止一次看갉过这五毒教秘籍,但是其晦涩的内容,始终无法焠让他明白,到底如何提取毒物的毒液呢?

      秘籍上的言语含糊不清,这让他十分困惑輼,虽然陈禹接受过高等教育,但是对于ꩭ古文言文,他还是一知半解的,况且他前世,主要学习的自然科学,何谈什么古文言文之说?

      事实上诇,毒娘子之所以这么问陈禹,也是有原因,这几日来,陈禹就窝在驿馆的二层楼中,看着五毒教秘籍中的第一页㔇,从来不翻页。

      陈禹摇了摇头酔,然后抬起头看着毒娘子这一张娇美的面容说道:“我看是看懂了,但是却无法提炼毒液。”

      毒娘子掩住口鼻娇笑着,背在她后背的那个死婴儿,也在随着毒娘子颤动的背脊在动着,仿佛这一刻那孩子已活了似的。

      “咯﹀咯……”

      但是很快毒娘子的娇笑声就被打断了。

      驿馆院落里,几只很猖狂的老鼠吱吱地叫唤着,从院落墙角的一个鼠洞中快速爬了出来,到了院落里垃圾堆放处,互相追逐着爬到了ﬥ垃圾堆上,专门挑食垃圾堆中的食物残渣。

      毒娘子늨的视线从院落角落里的垃圾堆上收回,看着陈禹近乎饥渴的面容说道:“五毒꒠教秘籍ྎ,事实上人手㰓一份的……”

      话听到这里,陈禹퉡眼神突然一黯。

      五毒教秘籍人手一份,那你毒娘子给我这秘籍又有什么用处,这秘籍秘而广而传之,又以为秘籍两字?

      似乎毒娘子透过陈禹的眼神已看出他的心中的疑㽲惑,于是她在停顿一下后马上解释着说道:“除了秘籍之外,五毒教中的헐教众弟子都有练习秘籍的法宝……”

      陈禹皱了一ɳ下眉头,心中暗暗想道:什么样的法宝,能修炼成五毒教的神功呢?

      这时毒娘子从怀中掏出一个朱漆的小锦盒放在了桌面上,然后伸出青葱玉指指着锦盒说道:“主人看这锦盒。”

      陈禹低头看这锦盒,却看不出这锦盒有什Ԭ么蹊跷,这锦盒像是男女的定情ᄊ之物,锦盒上有两只雕䰧刻并描金的,翩翩起舞的蝴蝶饯在花间飞舞着。

      在锦盒四周边框上,又包有金条封。

      锦盒盖上㭔有一个极其精ቘ致的小金铜首环。

      “主人,你可知这锦递盒是做什么用的?”毒娘子见陈禹目不转睛地躺瞅着锦盒,这才又接着问道。

      陈禹摇了摇头,然后抬头看着毒娘子说道:“锦盒是做什么用的?”

      毒娘子很⾿神秘,她笑而不语唘,这让陈禹更加好奇,这锦盒中到底装着什么,难道这锦盒是什么婏五毒教的暗器,或者具备炼制毒物的什么功能不成?

      陈禹看到毒娘子如此神秘的表现后,心中的好奇之心越加的炙热了。

      毒娘子伸出手指,正好抓在锦盒的金手环上,然后扭动了这个金手ꌷ环一周,但听到咔嚓一声响ࣕ了起来嬋后,这锦盒盖突然就弹动着打开了。

      锦盒里面的东西立刻出现在陈禹的面前,陈禹低头一看ﶂ,心下里不由得大惊,一只金黄金黄的癞蛤蟆正趴在锦盒中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般ṳ。

      这……

      陈禹心里的疑惑油然而生盼,又抬头看着毒娘子,毒娘子将自己青葱似的手指放在口中,张开嘴,露出编贝似的牙齿,将自己的手指肚咬破了,很快殷红而又有些乌黑的鲜血从毒娘子手指肚上流淌出来。

      这时毒娘子将流淌鲜血的手指放到金蟾头上。

      一滴滴鲜血从毒娘子手指肚上流淌而出,滴落在锦盒ๆ的金蟾上面,这金蟾竟然微微地动了一下脑袋,然后缓慢地睁开眼睛,眼珠Ꮍ在转动了一下后,竟然仰起头颅,张ꞎ开嘴大口大口吞咽起,滴落在嘴中的血液。

      一滴又一滴的血液滴落在金蟾的口中,这金蟾的眼睛越来越有神色,竟呱呱的叫唤起来。

      ……

      ……

      数分钟后毒娘子擎着的手指已开始发白,金蟾蜍白生生的肚皮开始耸动起来,毒娘子将流血的手指一捏,止住了流血,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裹出来,打开包裹之后,里面的东西赫然出现在了陈禹眼前。

      一个干瘪的,散发着恶臭的腐肉,一只干瘪的癞蛤蟆ؚ尸体,一条眼睛王蛇蛇干儿,壁虎,毒蝎子,毒蜈蚣干瘪的尸体。

      这五样毒物互相交叠在一起。

      毒娘子拿了那块干瘪的,恶臭的腐肉放到了锦盒中,这锦盒中的金蟾却䴤不吃,只是昂着脑袋左右摇晃ࠚ着看。

      “这是做什么?”陈禹问。

      毒娘子神秘的笑了笑,却不多说什么,볅只是简单地说道:“主人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陈禹疑惑地看着锦盒中那只左右摇头的金蟾。 ⠣

      ……

      ᦺ ……

      㼽 由于被臭肉臭味儿吸引,从窗户外就嗡嗡飞进来几只绿豆大小的苍蝇,在窗户口犹豫飞转了一阵后它们飞到锦盒上空,闹哄哄地嗡嗡地围绕着锦盒飞着。

      这只金蟾突然将眼睛定在一只绿豆苍蝇上,只是呱呱地怪叫了一声,就张惌开了嘴,弹射出舌头,将一只苍蝇卷入到口中,쾅然后耸动着腮帮子,只是在口中呜咽了一下就吞咽꒑下去了。

      看到这里,陈禹心中有忍不住的好奇,一只吃苍蝇的金蟾与五毒教的秘籍又有什么关联,即便有关联,又与炼毒有什么关联,难道这金蟾在吃完苍蝇后就具备Ⓐ了神奇的能力了吗?

      在吃了一只苍蝇后这只金蟾就又张开嘴,弹射出舌头,接连卷入几只苍뤶蝇吃到嘴中,耸动着腮帮子呜咽着咽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