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加之罪

      “石哥,货来了!”

      小李的话语打断了我的回忆,我寻声看去,只见小李推着一个铁质手推车快速地向我们而来,手推譱车上整齐摆放着许多的捆绑好农具。

      石三看着吴德邮,然后用手指着手推车,客气地说道:“吴老板,这里一共有五十把锄头和一百把镰刀。你清ꑁ点一下……”

      “不用清点,你们铁匠铺的农具,我还是很放心的!”

      “不像城里其他那两个破铁匠铺总是在里面掺杂着一些残次品,败坏我吴德的名声……”,吴德咬着牙说道,使Ⲹ劲的挥舞☔手中的扇子以此减少心中的怒火。

      败坏你名声,你还有名声吗!要不是你拼命压价,其他铁匠铺会在里面掺杂一些残次品吗!

      “好的,吴老板,货你也看了,钱,你看…突…”

      吴德不屑一顾,带着刻薄的语气,说道:“可笑!钱,我畬还会欠你的不ﱌ成,说出去偌大的诺丁城,那个人会相信?”

      “呐,这是这批货的钱”,吴德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鼓鼓的小钱包,扔㥨向了石三的身上。

      石三快速接住了钱包,立刻打开钱包,将里面的Ԑ钱倒在手上一枚一枚清点,对于吴德这种奸诈的牠人来讲,就是要当面点清数目,不然事后数目不对,吴德可不会认账的……

      吴Ⓙ德看见ࡷ石三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嘲讽道:“石三,看你那穷样!就像是一辈子没见过钱似的,哈哈哈……”

      吴德背后的两个跟班听后,像狗腿子一样,在背后附和道:“这些臭铁匠恐怕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걲吧!”

      “是的是的!再看看吴老板这大气的风范,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小李听到他们当面嘲讽石三䦢,顿时怒气冲冲,握紧拳头,走向他们,仿佛下一刻就要ガ跟他们好好理论理论一番。

      后面工作的兄弟们也看到门口这边气氛不对,眉头紧؃皱,一脸紧张,准备开始动身,拿起了身边的工具……

      石三并没有理会他们的嘲讽,而是一边摆了摆手,示意小李别冲动,一边将钱包里的钱倒在桌子上开始清点。

      一枚铜魂币,两枚铜魂币,三枚铜魂币,……,一百八十九枚铜魂币,一百九十枚铜魂币。ޑ

      看着石三眼中的疑惑和脸上隐藏的气愤,大概能看的出来这数ⅻ目不对……

      “吴老板,这里只有一百九十枚铜魂币啊!”

      愫“我们之前说好的是两枚金魂币,一枚金魂币相当于十枚银魂币,一银魂币相当于十枚铜魂币。”

      Ѻ“这还差十个铜魂币!”

      吴德听到石三的质疑,不以为然,一脸淡定地回答道:“这个还用着你说!这里面本来就只有一百九十枚铜魂币!”

      “最近市场不景㹭气,这些农具卖不出去,我也只能这样做了朳,对你们铁匠铺减少十个铜魂币还是少的,你可以问问其他几个铁匠铺,我对他们减少了多少……”

      石三握紧拳头,咬着牙,而背后的小李嗾就忍不住了,直ﺄ接冲着吴德,生气地大喊쳈道:“什么市场不景气,分明就是你想私吞这笔钱吧!”

      吴德听到小李耻这么跟自己说话,用手指着小李⛔的脸,阴阳怪气地说道:“就你个小小的破铁匠,你是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的!”

      “信不信我分分钟就让你们铁匠铺直接关门,到时候你们哭㻐着求我都没用!”

      吴德背后的跟班见情况有点不对劲,气势汹汹地站在吴ᅣ德的两旁,撑场子。

      而铁匠铺里面的兄弟们听到了门口处的争执后,纷붼纷抄上家伙,怒气冲冲地围了过来。

      石三忍住心中的怒火,咬憟紧着牙,看着吴德那副缺德相,尝试让自己平静下来,大声说道:“之前说ꂭ好了两枚金魂币就是两枚金魂币,管他市场景不景气,管他其他附近几个铁匠铺怎么做。”

      “我们之前怎么定的就怎么来,十枚铜魂币,对于你吴大老板!自然不看在眼里,但是对于我们兄弟们来说,便是一个月的工钱,流血流汗的钱!”

      越说道后面,石三的声音越大,到后面几乎是大声咆哮说的。

      剟垌周围的兄弟们也纷纷团团围住吴德三人,面露凶相,眼里透出熊熊燃烧的怒火。

      “对对对,管什么市场景气不ﯷ景气,说好两枚金魂币就两枚金魂币!”

      “吴德大老板!不会连十枚ᐱ铜魂币也拿ꇼ不出来吧!”

      “那别叫吴德了,叫缺心眼吧!”

      “拿钱!”

      뜏 왼“拿쒤钱!”

      ܒ

      “……”

      吴德身形一顿,被大家气势吓退了几步,站在两名跟班李的背后,但很快稳住身体,面色刻薄,双手插着腰,大声说道:“喊这么大声,干嘛!我又没聋,你要两枚金魂币是吧!”

      “我今天出门就只带了这么多钱,没有多余的十枚铜魂币,那你们就从那批货里面减少几把锄头镰刀什么的,凑齐个价,总行了吧!” 瓱

      “我倒是想看看,你们除了我还能卖给谁!”

      “땋你MD!看我不打你的你妈都不认识!”,处힄于爆炸边缘的小李䚵听到吴德的话后,大喊一声直奔吴德冲去,周围的兄弟们纷纷끸向前一步,握紧拳头,仿佛⻧下一刻便要冲向吴德,收拾他一顿。

      至于旁边的两个健壮跟班,在石三这些常年打铁的人看来与花架子无差别,中看不中用,是虚胖而不是强壮,铁匠铺任ᵠ何一个兄弟都能把这三个人揍的连妈都₮不认得。

      当他们这么多年的铁是白打的,黑铁他们都能打,更何况是这些普通人。

      石三看着一触即发的场面,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急忙拉住了小李,同时大声喊了一句,“住手,别冲动!”

      “小李,你从㭾那批货里拿出两把锄头和六把镰刀,剩下的给吴老板!”

      “石鎬哥!”

       “快去,剩下的兄弟也都赶都回去干活,聚在这里干什么!”,周围的兄弟听到了我的劝阻,也明白石三的顾虑,恶狠ẁ狠地看了吴德和背后的跟班一眼,便转身回去继续工作去了。

      石三很清楚知道自己不能出手,而且还需要拉着兄弟们不能出手。

      一旦打了吴德,虽然能解一时的气,但是接下来的日子恐怕就难过了,ᆷ甚至铁匠铺也会因此倒闭,兄弟们䁾到时候也只能另寻别处工作了。

      凭借吴德的关系,想让铁匠铺关셆门也不是没有办法的!至于吴德肯让步,一是被大家的气势所吓,一旦在铁匠铺被打了。

      虽然可以使绊子让檮铁匠铺关蹑门,但是他在诺丁城里恐怕就也要被人在背后嘲笑一段时间了……

      另一方面,让铁匠铺关门对吴德来讲是百害而无一利,毕竟一旦铁匠铺关ﱰ门了,他就少了可以压榨的地方了。

      吴德一脸欠揍样子,身形微微倾斜着,抬头一脸得意之色,大声说道:“还是石三识相!”

      不过榵一会儿,小李就将整理好的货用推车推过来,吴德的两个跟班接过了推车。

      吴德ᵩ挥了挥扇子,一脸嫌弃的样子,仿佛不想簏在这里多待一秒,直接就转身鿾准备譹离开了,离开时不忘喊道:“等下,我让他们两个人将推车送回来。∢”

      “至于你们拿走的那些,就好好在仓库里吃灰吧!说不定,下次我还会䫒找你们要的,哈哈哈……”

      石三看着吴德离去的背影,握紧了拳头,䥫咬紧牙关,不改变这种局面,感觉真的终身难馗安……

      “小李,你过来!”

      “石哥,有什么事吩咐?”

      “ଷ你叫几个弟兄,这几轄天私下里将今天剩下的货,偷偷带回自己的村쪏子,低价出售。” ⵏ 䖟 “出售的钱就让兄弟们自己滛留着吧!切记一定釪要小心行事!”칌

      “好的,石哥,你放心。我会告诉给兄弟们的,这两天我一定搞定这件事情!”

      ij “嗯……”

      诺丁城쁱附近的有一些村子有自己的小铁匠铺,这种小铁匠铺规模不大,效率也不高,平日主要쳠是修补农具,打造一些简单的农具出售。

      像这类小铁匠铺줭一般只为村子工作,又因某些原因,城主府和诺丁城的商人联盟都不承认这뀷类小铁匠铺,四处在城市宣扬这种产品是残次品,没有保障。

      这也导致了这类小铁匠铺不会受到无良商人剥削,同时面向䜬范围窄,油水很少,常常会出现村子里面的铁匠是兼职,本职还是农衎民,白天下田,晚上打铁。

      胞城里的铁匠铺,每年都会秘密地将少量쵚农具或者一些生活用品通过这类村子里的小铁匠铺,转而出售给村子里的农民,多了被查出来,免不了一两个月的牢狱之灾和巨额的缴沤纳金。

      但瘻这少量的走私还是可以的,上面查到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数目太少,不好立案,但是这种渠道总归还咍是改变不了铁匠铺衰败的趋势。

      小李看见石三一直没说话,疑惑地问道:“石哥,刚才吴德那家伙这般不要脸,为什么不上去教训他一顿?”

      石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了笑,笑容里带着一丝苦涩,看着小李,反问道:“小李,你成家了没?”

      “没,石哥,你怎么突然说起杲这种事情来了!”,小李脸上微红,看起来有点不自在。

      ≠ “那你们父母生活怎样?”

      鵙 “挺好的,在乡下䃸自给自足,不用我担心。”

      石三又笑ޤ了笑,拍了拍小李的肩膀,说道:“你还年轻,没有什么顾忌!但是兄弟们和我,不一样,都有着自己的顾忌,遇到这种事情,能忍就忍,忍不了也要忍……”

      “要怪就是命不好ꊱ,命不好啊!”

      燷 痋说完,石三便굮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工作区域,小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眼神里带着一丝疑惑,缓缓地跟着石三的背后……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